• 2013-08-12

    周末

    周末扬在家做装修:

     

    昨天我煮饺子给他吃,速冻水饺香菜猪肉馅,上回跟小安去Brixton看电影时到中国店买的。

  • 2013-08-12

    Herne Hill flood

    littile lovely Herne Hill(图片来自网络)。

    昨天去看,oxfam二手书店里,透过空空橱窗:

     

  • 2013-08-10

    Miscanthus sinensis

    临睡前复习一个植物学名。

    再检查一下,Deschampsia cespitosa, Hakonechloa macra不记得了,Festuca glauca还大至记得。

    一个学名对应一样植物,不会走样。记得学名,清楚那个学名所指代的那样植物的种种表现,做设计时,才有材料从脑袋里随时拿得出来。

  • 2012-01-05

    Christmas Dinner!

  • 2012-01-03

    收到照片

    'The wet snow sticks together nicely so we decided to build a snow wolf with Anna, I’m sending a picture. The eyes are made from champagne corks from the new year celebration, Anna made the hair from grass and sticks, it was her idea."

     

    几天前另一张是扬在布拉格的广场拍的:

  • “Photographs from the Guardian Eyewitness series: One of the many tributes to Steve Jobs set up at Apple stores as news of his death spread. This one, at the Beijing Apple store, was photographed on an iPhone 4 with the Hipstamatic app”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picture/2011/oct/07/steve-jobs-shrine-beijing-apple?intcmp=239

  • 2011-09-28

    以后

    “妈妈,现在就要到以后了吗?”

    “额(有点不明白她问这个干嘛)。。你想到以后吗?”

    “不想。我不想老。”(原来是因为这个)

    “不会的,你不会那么快老的。”

    “我不想你老!”(她强调说)

    “我也不会那么快老的。。我要等你长很大很大以后才老。”

    “象这个房子那么大吗?”

  • 2011-09-01

    四月

    小安的生日。

    (过完生日有一阵她老问:“我现在几岁了?还是四岁吗?“已经告诉她了要明年才能再过生日,明年才能到另外一岁去,可是什么是明年?不能使她明白每一年是什么意思。

  • 2011-08-11

    亲爱的小孩

    她又剪了短发,穿一件有点大的不合身的灰hoodie,看着越发象个乡下小孩,正是我想要的那种又顽皮又憨的乡下小孩。她一句中文也不会说了,就会嘻嘻笑,用手抹鼻子,叽里咕噜讲捷克话,“她讲话完全象个捷克小孩了”她爸爸说,我才意识到多语环境对小孩来说虽然也可以掌握,但单语环境相比起来多么松快儿啊。一会她又戴上墨镜,自个开玩笑喊英文:“night time!"(她眼前变黑了),说了好多遍,叽叽呱呱笑,我还是惊异于她英文可以说得这样,night time两个词说得慢得时候,第1个t很轻但是很清楚,两个词讲得快得时候,第1个t就听不见了但能感觉到一点顿,孩童得语音能力真让人羡慕+吃惊,并没有任何老师纠正或教他们这样。后来她讲”晚安“,这是她能讲得唯一中文了吗?因为她说不出别得就会重复讲”晚安。。终于我听见她说了句中文:”你吃了什么?“我还纳闷她怎么这么跟我自己人起来,问人家吃了没代替问候--原来是她爷爷奶奶叫她口译得,然后再叫译个什么她就怎么也译不出来了。。最后她讲了声拐调得再见--再尖!

    感觉她又长大了好多,我们总是不能相信地说:她都这么大了?like a proper child! 其实她早就是个proper儿童了,只是好像每回她一离开家我们的想象里她就又变成小小幼儿。(她去捷克2周多了我们才跟她视频上,这是电脑screen shot)

     

    +clear up

    (骚+乱之后有志[不良内容]愿[不良内容]者去扫大街)昨天扬下班回家我跟他说我想去brixton帮扫街,他坚决不同意:你给我把家里地扫完再说!我说你不总说都市人缺乏社区感吗?brixton偏远点可也算咱社区吧。。他说那也得让那些家里齐整有余力的人去为社区做事去,象咱们这种自己家里活都多得吭哧吭哧没时间解决的人得先搞好自己家。一室不扫,何以扫社区?

  • 有天小安幼儿园里的一个妈妈问我:“10月初去北京旅行气候合适吗?” 我大概讲了下。其实我也不记得10月份北京的天气了,10月初算是金秋吗,但我印象中北京的秋天陡然就凉下来了。。。因为这个妈妈以前跟我说过她brother在北京工作,我问过她brother做什么,她说he works for British government. 那就是派到中国的公务员了,当时我心想。对公务员政府部门之类我一无所知,也就没多问。那天闲着没事反正也要说话,我就顺便问了下:“你的brother是外交官吗?” 那位妈妈回答说:是的。接着她又补了句话差点没把我撂一跟头:well, actually he's the Ambassador.